Dianthus

用语规范剧情无趣,读书笔记型选手。
墙头多,产粮杂,不定期回老坑。

「明日へはっしゃ!!」

关于路飞让我感受到的

惹,本爬墙了很久的咸鱼就想说自己还在海贼坑里(。)
这篇东西其实之前就写了,稍稍增补了一些内容
个人杂感,个人杂感,个人杂感
祝十五亿的小船长路飞生日快乐!!

海贼里的浪漫是什么呢?
从东海到新世界,相隔三年有余,他们停过脚步受过打击。可在草帽路飞连赏金都没有的时候,他的船员就一边大呼小叫“上了贼船”,一边把无上的信任交给他,和他一起毅然上路。为梦想,为冒险,为誓言,自然而然相互吸引彼此欣赏,坚不可摧。
他从橘子镇那间被摩奇放火烧掉的房子里找出仅剩的一袋饲料放到几年如一日守着那里的狗面前。
他站在那间设施齐全的测绘室,气愤到全身颤抖,然后一拳砸上铺了满桌的精美测绘图。
他到了罗格镇直奔处刑台,压着帽子和那个简陋的铁塔久久对视,风在拉开的距离里刮起满地尘埃。
他和四个伙伴在颠倒山的激流里对大海喊出自己的目标,随后脚起桶破,欢呼的声音连疯狂的海流都盖不住。
他抱着胳膊,脸上是五颜六色的油彩,胳膊肘夹着一支画笔。他扬起头对巨大的鲸鱼立下新的约定,鲸鱼的长啸声中,周边人只默默看着扬起唇角,却没有人因为滑稽的涂鸦发笑。
爆炸过后他站在磁鼓国最高的山顶上那座城堡的屋顶岿然不动,手上握着折了却没有倒的骷髅旗,一句不可能折断像光一样直照到驯鹿的眼底。
他和伙伴在阿拉巴斯坦边境的海域上排成一排举起右手,背影坚毅。那一刻,那个动作代表了他们说不出来的话,在公主心里荡气回肠:不管发生什么,右手上的标记就是伙伴的证明!
他轮着被固定上了一个巨大金球的拳头,砸开残暴的神明,直击那口承载了先人无数憾恨和希望的钟。确定的答案穿过云层,带着几世的思念和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清明,伴着他跳跃的影子出现在后世者面前,先人的呼唤此刻近在耳畔——点燃香朵拉的灯火!
他和全员在司法岛的立柱上毫不露怯,电光火石间,他下令,狙击手得令,熊熊烈火把象征世界政府的旗帜点燃,也在刹那间点燃了对岸死囚的希望。
他趴在琴盖上,看着得知伙伴仍然在等待而泣不成声的骷髅音乐家,跨越半个世纪的执念和约定穿过时间和无边的深海,将一切联结。
他或许真的不知道何为浪漫,可举手投足,他的气度又说尽了那究竟为何。
因为他的梦想本身,就是浪漫。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