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thus

用语规范剧情无趣,读书笔记型选手。
墙头多,产粮杂,不定期回老坑。

「明日へはっしゃ!!」

##鼠苑和夜伊共处一室的场合##

“伊佐那社。”扎着短短的辫子的男人头发上的发绳颜色似乎融进了深蓝的发色,拿着纸片的手棱角分明,淡淡的读出面前站着的白发少年的名字。   

“啊,是我。”伊佐那社笑了笑,侧过身子,“请进。是尼兹米先生吧?”   

“啊。”尼兹米微微点点头,将箱子拖到室内。   

“小黑!”伊佐那社朝着厨房唤一声,循声出来的是长相沉稳的长发青年。与他那副绝对不差的五官违和的,是他——穿着的,粉红色围裙。   

“哈。”尼兹米于是轻笑一声伸出手去,“我是尼兹米,您之后的合租人。”    

“夜刀神狗朗,请多指教。四人公寓能找到合租人真是太好了。”    

“请多指教。我才该说谢谢。”     

“那个,抱歉,话说小黑你在煮什么?”伊佐那社指了指厨房。     

“……失陪。”夜刀神说罢微微欠身,便冲进了饭菜的战场。     

“恕我冒昧,两位的关系是?”     

“室友,兼恋♡人。”     

“果然吗。”坐在沙发上的尼兹米脸上浮现出一种微妙的表情。      

门铃响了。      

伊佐那社开了门。    

“您好,请问,呃——”    

“哟,紫苑。来的可真慢啊大少爷。”    

“啊——果然比我来得早吗,尼兹米!”    

“抱歉,您是……紫苑先生?”    

“啊啊,对不起,我是紫苑。请多多指教!”    

“真是迟钝啊,天然呆君。”    


伊佐那社旋即了然的笑笑。

“我们是一类人啊,尼兹米先生。”      

尼兹米看他一眼,不可置否。

之后夜刀神从厨房里出来,潇洒地将围裙甩在门把上。

“旅途劳顿,两位先用餐吧。”    

“辛苦了,爱妻☆”      

夜刀神的脸瞬间黑了三分,随后就感到了尼兹米深深的恶意和嘲讽。

【眼神】   

“尼兹米先生,您不必笑得如此高冷。”   

“那么,夜刀神君,我也不认为自己会被身下人调戏。还是说?”    

“这点不用操心。”     

霎时间,房间里电光火石,似乎一触即发的气氛令人窒息——      

……才没有啊。伊佐那君和紫苑君说的这样欢愉。       ……所以你们果然是有抵抗力的吧。    

“社君,那只猫是?”    

“Neko?!”伊佐那社看着吃着自己碗里东西的女儿【?】,感到有点闹心。    

“那个……小黑?”    

“嗯?”夜刀神把视线移到伊佐那社那边,然后差一点儿拔刀。    

“你这蠢猫!!你的饭在那里啊!”      

噗地一声,猫咪变成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少女。    

“白痴黑助!明明是你没有说清楚!吾辈也不知道那是小白的饭的啊!QAQ果咩小白……”     

“啊,没关——”     

“没关系什么啊你这没自觉的王。”夜刀神将自己面前还没动的饭菜递给伊佐那,转身再进了厨房。    

“真是温柔啊,小黑♡”    

“闭嘴。”      

尼兹米嚼下口中的饭菜,托着下巴问道:    

“对你来说,他是怎样的存在?”      

伊佐那社嘴角浮现出满足的笑容。他轻轻地将手置于心脏的的位置。    

“是将我从孤独和黑暗的沼泽中——拽出来的人。”


-Fin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