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thus

用语规范剧情无趣,读书笔记型选手。
墙头多,产粮杂,不定期回老坑。

「明日へはっしゃ!!」

#Orbit#轨道

「嘿,年轻人!——你这是要去哪儿?」

站台上,黑人老伯靠在墙角抽烟,看见他走过来的时候自说自话地打起了招呼。

他扬了扬眉毛,随后走到黑人旁边蹲下。

「借个火。」他对上黑人疑惑的视线这样回应,在得到应允后点着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才回答起上一个问题,「去西班牙。」

「噢,那是个好地方……不过小心小偷。」

「哈哈,人们都这么说。」

「人们?」

「我去的上一个国家,那儿的人也这么说。」

「是吗。你真是喜欢旅行啊。」

「……除了旅行和相机我一无所有。」

黑人当即一愣,然后轻轻叹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抬起头来看着只稀稀疏疏站着几个人的站台,还有因为天气不好而灰蒙蒙的天空。有一群不知名的鸟正从那上面掠过。

因此他也抬起了头。但是他所见的却只是那望不到头的轨道罢了。

很安静,只有那零零落落几个人小声交谈的声音,很适合回想往事。

他记得自己年少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运动员,为之努力了十余年之后,别人一句随随便便的你不适合便将他的所谓梦想轻而易举地踩在脚下。

混沌地度过大学生活后,他踏上了旅行的道路,并开始学习摄影。

从来没有停留,他就像是穿着红舞鞋的珈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行走,也不知道旅程的终点在哪里,应该在哪里停留。他只是不停地旅行,直到最后他回过头来的时候,他已经只有相机,没有终点的旅行……和看不到尽头的人生轨道了。

但是他爱着旅行。他摄影也是因为旅行。他靠自己的摄影所能够获取的收入来让自己活下去,并用积蓄来继续自己的旅行。

铁铸的轨道上依然那么安静。但是他看见细碎的阳光剥开云层,轻柔地散落在那上面,也落在站台的人们头发上,黑人的全是伤疤的手上,还有自己的身上。在那样好的天气里他似乎可以看见西班牙澄澈的天空了。

于是他笑了起来。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了童年时的自己站在与这相似的轨道边,牢牢地拽着母亲的衣角,而朋友们则站在他旁边,拍着他的肩让他别忘了带些好玩的好吃的回来,自己便笑着点点头。

哦——除了旅行和相机看来自己并没有完全地一无所有,不是吗?

随着他将烟头塞进烟袋的动作耳边传来了火车轰鸣而来的响声,轨道和车轮摩擦着,随后尖锐地叫嚣。

他站起身,背上自己的行囊,转过头去对那黑人挥了挥手。

「很高兴认识你!之后再见吧!」

「噢!旅途愉快小伙子!」

他们互相点点头,黑人目送他走上火车之后兀自笑了笑,然后将烟头踩在脚下。那东西与地板摩擦后发出微不可闻的响声。

等到这次的旅程结束以后,回到那许久没有回去过的故乡一次吧——坐在火车上,终于能完整地望着天空的他这么想着。

那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轨道又一次由喧嚣归为寂静。

—Fin

贴吧里看到的题目码出来的段子w嘛其实完全没有什么意义就是想着玩而已ww←太不负责任了喂!

毕竟连男主(?)的名字也没有想出来……QUQ

评论

热度(4)

  1. R D nDianthu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