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thus

用语规范剧情无趣,读书笔记型选手。
墙头多,产粮杂,不定期回老坑。

「明日へはっしゃ!!」

[影日]此刻所有的光线都汇聚于你

在烟花停下来以后影山飞雄依然没有看到那个蹦来蹦去的身影,并为此感到莫名其妙的烦躁,不由得在手上加大了捏着苹果糖的力道。于是那根脆弱又无辜的细木棍发出最后的啪嗒一声哀鸣,终于拖着才被咬了一口的糖果摔了下去。

大概是已经回去了吧,那家伙。影山这样想着,丝毫没有为苹果糖的可怜遭遇感到惋惜,只是轻轻叹口气然后决定转身离开。

灯终于也开始暗了下来,一盏一盏地,光芒于是逐渐地消失。往前走着的影山飞雄感觉到周围人们喧闹的声音缓缓地褪去,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愈发清晰。

切,那混蛋果然是先回去了啊。

灯光还是那样昏暗,纵然赌气般地加快自己的步子,周围的静默和自己心中莫名其妙的失落却没有减弱分毫。

现在的影山背后并不是没有人在,但是此刻,哪怕是比赛已经得胜,太过安静的氛围也能让他再一次回想起那时候的绝望。

现在的他的队友,会再一次地从他背后消失吗?那他自己呢?又依然那样可笑而不甘地坐在长板凳上咬着牙无处发泄一无是处?

不要。这种事情再也不想有了。我想更久地留在球场上,不要停歇地战斗。

——那么,你又怎么能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呢?

「切……」

或许有个人可以打破这种气氛,这种想法吧。

可是那家伙已经回去啦。

现在,赶紧从这鬼地方出去,明天要好好教训日向那家伙,今天的接球失误真是太蠢了。

这样想着,他又迈大了步子。

然而,恍然间,除自己的脚步声外,他的身后还传来不规则又跳跃的脚步声。

他心里猛的一惊。

是了——

回过头去,他能看见在灯火逐渐散去的身后,那个自己不能再熟悉的家伙手中挥着吃完了苹果糖剩下的那根细木棍儿,正朝这边跑过来。

为什么呢,明明灯都熄灭了,那个家伙却还是像球场上那样耀眼得一塌糊涂——

像是整个世界的聚光灯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又或许是太阳的光线汇聚于一处。

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挪开目光。

然后他看见日向翔阳边跑着边张开了嘴,并且听见他这样大叫道:

「喂——!!影山!稍微等等啊喂!」

于是影山飞雄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呆子日向。」


ーfin


只是突如其来的梗码出来的小段子_(:_」∠)_各位请看着玩就好w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