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thus

用语规范剧情无趣,读书笔记型选手。
墙头多,产粮杂,不定期回老坑。

「明日へはっしゃ!!」

14.开始滴落的蜜色【狱纲】

开始滴落的蜜色(橘黄色)

刚开始门外顾问要沢田纲吉回日本的时候,其实他是拒绝的。
没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纵然竭尽全力,该改变的还是改变了。现在再让他回到并盛,除了产生尖锐的对照以外根本没办法让他再产生其他明显的情感。

可是他却还是屈服在了不论多久依然可怕的里包恩的枪下,带上狱寺隼人出发了。

到达,分配任务,各自行动,两人完全没有多做停留的打算。
率先完成任务的沢田纲吉站在汇合的地点,望着空旷的街沉默。
并盛的街道没怎么变过,可是出于安全考虑,他最熟悉的这条街上的人被全部撤走,这让窄窄的道路显得异常冷清。
快到黄昏了。
这时候他听见背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在距离他数米远的地方停下来,接着是皮鞋踩灭烟头的声音。
沢田纲吉开始向前缓缓地走,心里被微妙的满足感填满。
——不会改变的东西,多久都不会改变的啊。

离着沢田纲吉几步远,刚处理完事情回来与前者汇合的狱寺隼人此时一面不停下脚步地跟着他,一面注视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些晃神。

是这里啊。

不知道多久以前,还是少年的狱寺隼人和他的十代目在这条街晃晃悠悠地走着,一前一后不紧不慢,随后沢田纲吉回过头来,手里拿着苹果糖朝他笑;而越过他的肩膀,狱寺看见橘黄色的烟花升起炸裂,却没有面前的人耀眼半分。
那个画面他记得太久,以至于现在再次站在这里的时候它又一次在他眼前铺陈开来。
可是同惯常的回忆不同的是,现在走在他半步之前的沢田纲吉侧过身子,半垂着眼睛笃定地喊他:
“隼人。”
他的背后,整片天空像是刚被蜜罐刷过一般,而其中还有个热源灼得周围的蜜色都跟着滴落——
那是沉下去的夕阳。
“是。”
狱寺隼人沉稳地应他,然后加快了步子。
天空的蜜色确实好看,他想,可惜都比不上十代目的眼睛。
于是二十五岁的狱寺隼人,像孩子一样骄傲又满足地笑起来了。

—fin—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