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thus

用语规范剧情无趣,读书笔记型选手。
墙头多,产粮杂,不定期回老坑。

「明日へはっしゃ!!」

after school NAVIGATORS

首先祝海未3.15生日快乐w要开心噢ww

然后关于这篇(异常)短小的(大概)算是生贺的东西……

微绘海绘注意闪避!

真的很短!真的很短!真的很短!

μ's全员向。

作者文风一直变……一直变(捶地)

基本无剧情_(:_」∠)_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以上!

After school NAVIGATORS

我们说找到了好队友就是找到了好归宿,一个好的集体能给你像家一样的感觉,此话不假。这句话适用于任何国度任何年代,当然包括这个被樱花包围的学校——没错,正是音乃木坂——的某个团体。

白色情人节这天的μ's成员园田海未非常尴尬。放学的时候同路的南小鸟和高坂穗乃果打着哈哈赶她回去,表情笨拙得让人能一眼看穿。她们的背后是除了有事出去的妮可以外真姬凛花阳绘里四张僵硬的笑脸,还有东条希不怀好意的“哼哼哼哼”。

比起早上那个红着脸递给她可疑的樱花信封的学妹,这几个人真是可怕得多了啊。到底想干什么啊,各位?!
园田海未有点抓狂。不过尽管如此在不放心地走出了活动室以后她还是决定自己回家,于是提了提书包轻轻叹口气。

“呜、呜哇?!喂、喂希?!”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于是提书包的手一顿,海未无比无措地看向绝对是被别人一把推出来的绚濑绘里,“那个……绘里?”

绚濑绘里看着海未无辜的眼神,只能随便打个哈哈:“啊哈哈哈……因为害怕海未一个人会寂寞,所以我跟出来……了哟。”

故作镇定的效果非常糟糕,但是尽管心里慌得不行绘里还是强迫自己对上海未的眼睛。

说真的,大家到底在策划着什么啊?!

海未觉得更慌了,但是绘里强行轻松的样子非常可爱,所以对自己的伙伴们十分放心的她放松了心情,接着就不小心——笑出了声。

绘里觉得自己的怯场随着这声不含任何恶意的轻笑烟消云散了,于是她整理整理情绪再次开口:“走吧,海未?”

“是。”

两人的脸上都带上了笑意。

“那、那个……”花阳有些担心地看看门外,“绘里她没问题吧……?要和海未交谈,还不能透露生日派对的内容,稍微有点勉强她了呢……”

“没关系的噢,小花阳~”希用食指点点嘴唇,笑得充满恶意,“绘里亲她可乐意了,放心好啦☆现在,让我们好好商量该商量的事吧!”

“……嗯!”

走在路上的绚濑绘里打了个喷嚏。

“没事吧?”海未把纸巾递给她,担心地询问。绘里接过来擦了擦鼻子,再转过头来应她:“没事的噢。”

海未再次对上绘里的眼睛,换来绘里柔和的一张笑脸。她的心里猛地一抽,垂下眼睛犹豫片刻,然后将对方的手轻柔地包住。

“嘿诶~海未的手很暖和嘛。”手被包住的人忽视着自己脸上的红晕,快活地说。

“是吗?那太好了。”海未阖上眼睛,言语间嘴角都在往上扬。

“绘里这么辛苦……还是注意身体吧。”
“我知道了,谢谢海未~”

哐当。有人把活动室的门一脚踹开。

“情况紧急,各位。”矢泽妮可在门口半蹲着喘气,语气里掩不住微妙的大事不妙之感,“海未明天下午,有弓道比赛。”

“诶?!”

惊呼声四起,活动室里瞬间陷入混乱。

“没关系的,各位!”穗乃果当机立断拍案而起,“我们堵在比赛场地门口!绝对、绝对要给海未过生日哦!”

“这不是不错嘛。”希从不离身的塔罗牌堆里抽出一张,哼哼哼地笑。

“那就决定了吧。”真姬用食指在头发上绕了几圈,随后扫视了满屋子的人。

“真是干劲满满呢。”小鸟把手交叠在背后,嘴角压不住地上扬。

“噢!绝对会好好加油的喵!”凛挥着胳膊跳起来。

“是、是……!”花阳也站起了身子。

“真没办法啊……妮可妮也来加入吧!”妮可走进活动室,汇进那六个人里边。

“好——大家,明天加油!”

“噢!”

穗乃果一声令下,全员收拾收拾自己的任务和摊在桌上的书包撤退,活动室归于一片寂静。

不过呢,明天的这里,会充满最棒的笑容吧。

有好的同伴,实在是一件令人感到幸福的事情。

—Fin—

再来一次!海未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