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thus

用语规范剧情无趣,读书笔记型选手。
墙头多,产粮杂,不定期回老坑。

「明日へはっしゃ!!」

叛徒们(cp:十四一)

叛徒们

松野一松的世界里除去猫,包括他自己,只剩下六个人。
他不需要伙伴,不需要朋友,只是六个人就能让他不大的世界转动起来。一直都是如此,他本以为一直也都会如此。
可是现在,他要从一直以来的六个人当中脱离出去。
他即将成为叛徒。

“一松哥哥!来打棒球吧!”
“一松哥哥,早上好!肌肉肌肉!干劲干劲!!”
“一松哥哥——十四松为什么是十四松呢?”
“你好!我是松野十四松!”
“抱歉。”
“我出门啦!”
“我回来啦!”

十四松。
简单的言行交织起来构成他的日常,注意到的时候,松野一松的眼神已经挪不开他了。打棒球也好什么也好,只要是和十四松一起的话,怎样都好。只要在他身边的话——

从他察觉到这份几乎是罪孽的感情之时,他对这个必然的结局便心知肚明。
那五个人还是原来的那五个人。他们和他站成一排,每个人都在微笑,只有他后退一步,然后一点一点地弯下身子,直到双膝触地狼狈不堪。
松野一松即将成为叛徒。

可是,在被发现背叛行为之前,他的世界尚且能够旋转。

内心有个尖锐的声音在大声地嘲讽。
你明明什么都没有,它说,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要把握在手里的唯一一点东西扔掉吗?
于是一松卑微地乞求着:如果可以的话,内心的感情能够活下来吗?
不可能啦。你的世界和你的感情,两者只可活其一。
是这样啊。松野一松只能没有什么表情地想,然后抱紧了超级猫,把脑袋埋在它的毛里。
我无法杀死我的感情。
那就做个了结吧。

他的世界停止了转动,只剩下污秽不堪的他自己,纯黑的世界,以及离他非常遥远的,站在光芒里面的十四松。

所以他将自己的罪孽向十四松坦白。

“啊!我也喜欢一松哥哥噢!”
面前的十四松愣了一愣,然后挥着双臂高声回答他,语气欢乐得好比又是一个能打棒球的美好晴天。
那就算了吧。松野一松是这样想的,就此打住吧。
可是他的话语却在自己的意识掌控之外。
“……不是……”
住口。
“不是那种……”
住口。
“十四松,我——”
住口啊?!
“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喜欢。”

已经停止不了了。

两秒钟的沉默,然后他垂下眼睛。
他的世界,仅剩他一个人了。

“一松哥哥。”
他挣扎了一下,仔细辨别出声音没有异样了以后方才抬起头来。
于是一松看见自己最喜欢的人如常笑着,眼底没有半分闪避,没有一点犹豫,只是单纯地注视着他的眼底,将他想要倾诉的、已经倾诉的、没能倾诉的感情全都原原本本地挖掘出来。他依然低下头去,并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躁。他觉得自己手心出汗,从头到脚都在发麻,耳畔不断地传来嗡嗡的响声。
他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某些希望,但是他不敢确定。
毕竟他是松野一松。
他是那个松野一松啊,怎么可能——

啪。他的思绪被狠狠地掐断,身上传来的是久违的确确实实的体温。

松野十四松一把抱住了松野一松,并在他耳畔不管不顾地用一点都不低的分贝诉说。
“太好啦。一松哥哥和我一样!”
“一松哥哥、最喜欢啦!”

——?!
一松怔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只是鼻子眼睛都有点酸胀但是懒得憋住眼泪,所以就让它湿了整张脸。察觉到了这一点的十四松便托着他的脸颊让他看向自己。
“一松哥哥,不要哭。”
“笑起来吧。”
这样说着,他先笑起来,接着再次扣着一松的后背把他按到自己怀里。

此时此刻松野一松感到久违的舒畅。他将放在十四松背后的手臂收紧,明明流着泪,却无比自然地笑了。
他的世界没有开始运转,但是此刻十四松融入了他的这片黑暗,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这将会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结局。

松野一松和松野十四松脸上带着没有褪下去的红晕,并排坐在餐桌旁边。一松把一块梨塞进十四松的嘴里。
“十四松要和我一起成为叛徒吗?”
松野十四松看他一眼,迅速地把嘴里的水果嚼碎咽下,然后再一次笑开,眉眼间仍旧没有一丝阴霾。接着十四松一下子扑向他,他伸手去接,但还是摔在地板上。脊背处随即传来疼痛感,不过并不需要在意。
“没关系的!”
他听见十四松这样说。于是他看见他的世界中绕着自己和十四松的,小小的一圈地方开始发光。

叛徒是不会被原谅的。显然十四松不清楚这一点——不过已经无所谓啦。

十四松握住他的手,将他们背叛的过程向他们的兄弟们坦白。
他看着兄弟们一瞬间僵硬的表情,感到自己的心脏不可抑制地往下坠。

松野一松和松野十四松是两个叛徒。
叛徒是不会被原谅的。
叛徒是不可能被队友原谅的。

叛徒是不可能被「队友」原谅的。

他的思绪被一声轻叹唤回来。一松准备迎接审判,可是他所看见的只是松野小松摸了摸鼻子,然后眯起眼睛笑了的画面。
“什么嘛~我就说最近ichi总是躲着我们,原来是这样啊。”
在松野小松的身后,他看见自己的兄弟站成一排,脸上没有半分失望或者仇恨的情绪,只是带着无可奈何的笑容望向自己,望向十四松。
他看见松野小松伸出手来。
他们依然在微笑。
“欢迎回来,一松,十四松。”
“欢迎回来,my布拉砸。”
“真是的,欢迎回来。”
“哥哥们真是让人操心啊w欢迎回来哦。”
“噢!我们回来啦!”
十四松先应道,然后转过头来看向他。

原来是这样。这世界上居然真的存在叛徒被无条件原谅的荒谬之事。

他的世界又开始运转。

叛徒不会被队友原谅,但是可以被兄弟原谅。
——不如说,兄弟们从未将你视为叛徒。

我果然……最讨厌这群家伙了。
这样想着,松野一松垂下眼睛片刻,然后抓住了长男伸过来的手。

此刻,他的世界开始发光。

—Fin—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