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thus

用语规范剧情无趣,读书笔记型选手。
墙头多,产粮杂,不定期回老坑。

「明日へはっしゃ!!」

【径领】深夜开锁指南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的第一篇大野智相关居然是径领(
Warning:
米有cp感,米有啥实质内容,大家开心就好(。)
请大家一定!!不要!!尝试用本文的沙雕方法开锁!!就算深夜被困在自家门外也不可以!!大家不是领哥又没有径哥指导!!会把锁搞坏的!更不要对别人的锁下手!!

“到了吗?”
“嗯。”
成濑领把手上提着的包放在地上,蹲下去,伸手往里边一捞。
嗯?
低头往包里看看,再一捞。
“坏了。”
深夜,月朗星稀,四周是连成濑领这句若有若无的话都能听到回声的安静。
“怎么?”电话那边的声音闷闷地响,顿了顿,又问,“没带?”
“没带。估计在事务所。”
“备用呢?”
“应该在。”成濑领应了,拎着包站起来。
这是一幢不很新的普通居民楼的二楼,门口的走廊不能算宽,恰恰是出行不成问题,但堆不了东西的程度。不论如何,这层的住户们应是经历了好一番删繁去简,楼道里干干净净,只有一两户门口有个地毯。
皮鞋擦着地板过去,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不由得显得突兀了,然而制造声音的人却走得坦坦荡荡,“走七步?”
“七步。”那头的声音简短又笃定,说完了之后听得闷闷的一声响,跟着是隆隆的发动机声。成濑领隐隐约约听到对方似乎又说了句什么,但不很分明,于是开口询问。
“榎本さん?”
“请稍等。”卡达两声,“在瓷砖底下。”
在第七步的地方停住之后,成濑领转身朝向墙壁,然后蹲下来,开始轻轻地用指尖敲从下往上数的第一块砖块,一边敲,一边带了点笑意开口,“榎本さん的敬语一如既往。”
“非常抱歉,”那头几乎没有犹豫,语气里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敬语却仍然一个没少,“领くん。”
成濑领抬手去敲第二块砖,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点,“别在意,径。”
这回对面没再说话,不过成濑猜测榎本径应该开心不少了。第二块砖依然是实墩墩的声音,他继续抬手一块一块地往上敲,同时分神去想,榎本径应当刚出工作室的门,开了车在来的路上,刚才上了车,没打算挂自己的电话,听着卡达一声,估计找了个东西固定了手机。
敲到第五块砖的时候,成濑终于听到空空的声音了,于是说了句稍等,把手机放在一边。夜晚光线不好,他打算凑近了点看清施力点,却隐隐约约觉得不太对劲。

榎本径听成濑领让他稍等,大概猜到是找到砖块着手要移动了,却再没有声音了,好半晌,才终于又隐约听见硬物之间互相接触,然后是成濑再拿起手机的声音。
他有些疑惑,“怎么了?”
“刚才砖块看起来有点奇怪。”那头,成濑顿了顿,“而且里面是空的。”
“空的?”
“嗯。”隐隐约约能听见成濑领站起来的时候裤子布料摩擦的响声,“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榎本径用余光瞥了一眼手表:“二十分钟。”
“我知道了。”
榎本径听出来那边基本是要等他来的意思,在想要挂掉电话的时候,他看见了油的余量。
“领くん,二十分钟可能不行。”他面不改色地转了方向盘,“你手边有铁丝一类的东西吗?”
那头的成濑领被他的话头带得愣了一愣,“铁丝?”
“是的。”
眼前的路空旷得很,路上连一辆车都没有。行道树亭亭地立在两侧,被橙黄色的路灯笼罩出暖色的边,因为车子行进只剩了些残影。远处,加油站隐隐绰绰地亮着点光。而榎本径所处在的这个全不透风的密闭车厢自成了一片天地,里头只有个叫人看不透的无名锁匠,还有一台手机,接通的是数十分钟路程以外的不知名房间门口站着的著名的天使律师。
那头的天使律师花了几秒,终于大致猜测到了他的意思,于是语气松下来不少。
“我知道了。”

成濑领说知道了,是确实猜了个七七八八。榎本径什么都不说是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要找铁丝大概意在让他不要等他,直接动手进门。没什么大事却要绕路,深夜又没什么车,这基本就是车没油了。
于是成濑有点忍俊不禁了。要知道加个油所花的时间不见得多,但是知名律师夜半撬锁听起来可就吓人了。
不论如何,他从包里的文件上拆了一个回形针下来:“回形针可以吗。”
“可以的。”那头答得比较干脆,“还需要一根,领くん还找得到吗?”
“没有了。”
“我知道了。如果没有记错,旁边应该有一户人家有一个7岁左右的女儿,地板上可能会掉下她的发卡。”
确实有这么一户人家,于是成濑领沿着走廊走了几步,竟真的捡到了一个黑色的小发卡。
“请把两个都展平,接着把回形针弯成90度,作为扳手,发卡的前段大概四分之一的地方微微向上,作为开锁器。把扳手靠下插进锁孔。领くん还记得用钥匙转开门的时候的方向吗?”
成濑领稍作回忆:“是顺时针。”
“把扳手延顺时针方向旋转三十度左右,保持不动,然后把开锁器插入。”
成濑领原本勉强维持的严肃在他发现自己在榎本径的指示底下凹出了个跟这位锁匠平时几乎是别无二致的姿势的时候有点破功。
“径,”他说,话语里掺了点笑意,“这是我自己家的门,其实在门口等等也没有问题。”
“……”
“请您随意。”
“这样有点像小偷。”
“请您随意。”
“径?你在生气吗?”
“请您随意。”
话虽如此,干等着确实不如做些什么,因此成濑领还是继续了这个非常榎本径,却因为是深夜蹲在门口,显得非常小偷的动作:“插入锁孔以后应该怎么做?”
那头接话接得非常干脆:“领くん的锁相对老式,是普通的弹子锁,里面的弹子只有五个。只要这五个弹子全部被放到锁芯上,通过旋转扳手,就可以打开锁。插入开锁器后,用它感受弹子的存在,找到五个弹子的位置以后,轻轻抬起每一个弹子,然后撤力感受弹下来的力度。哪一个抬起来最费力?”
成濑领照做一遍,“倒数第二个。”
“那么,开始攻破倒数第二个弹子。弹子的上方有弹簧,把弹子缓慢抬起,直到施加的力和弹簧给予的力相同,此时弹子的上段就正好在锁芯之外。撤力之后,因为锁芯发生偏移,弹子就会落在锁芯筒上。用这个方法,按照费力程度,依次把每一个弹子抬起来。”
对于榎本径来说这可能是个极其快速的简单工序,但成濑领并未撬过锁,自然需要时间。他想榎本径自然知道这点,可能主要也就是为了让他有些事情做而已。
他仔细感受那个抽象的与弹簧给予的力相同的力度,抬起,调整,撤力——然后传来了极其轻微的“咔嗒”声。
成濑领轻轻地舒一口气:“第一个成功。”
“嗯。”
接下来是相同的工序了。成濑领稍微分出点神:“备用钥匙不见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刚才你听见房间里有声音吗?”
“没有。有的话应该不能动锁,要直接报案或者通知保安了。”
“应该不是。”榎本径的声音依旧平静无波,“领くん往往早出晚归,摸不准什么时候回家,小偷不敢贸然闯入还恰好知道藏备用钥匙的地方。”
“嗯。”成濑领沉默片刻,“只能进了门再说了。”
他话音落下,第二声咔嗒也响起了。
“之前出现过类似的事情吗?”
成濑领回忆片刻:“没有。”
榎本径那里也安静了一会儿,大概是在思考:“我也没有遇到过。芹泽律师以前遇到过撬锁以后入室盗窃。”
“芹泽律师?径之前给他换锁是这个原因吧。”
“嗯。”
“径的话……如果小偷真想撬锁往径那个地方闯,可能真是班门弄斧。”
榎本径沉默一瞬。
“不是的。”
“不是吗?”
“不是的。”
成濑知道榎本径的嘴里问不出东西,心里有个大概,也就随便问问,看他否认,就顺着他的意思走了。
“但是那里除了锁,应该什么都没有吧。”
“不,”榎本径答得毫不犹豫,“有很重要的东西。”
“……是这样啊。”成濑领有些哑然。

两个人都许久没有开口。这个期间,榎本径给车加满了油,又朝着成濑领的地方去了。
“怎么样?”他问。
那头隐隐约约有些铁制品和锁接触的声音,一会儿才停下,接着是成濑领的声音:“还差最后一个。”
“好。”他说。
路上还是一个行人都没有,天色还是很黑。只因为是在城市,有几幢楼、几处超市、几块广告牌还亮着些不同的光,伴着路灯的橙色,把沐浴在夜色中的一切,即使是处在由车围起的独属自己的天地间的榎本径的前路,都温和地照亮了。
但是,同样的,虽然这些光温暖且不刺眼,却让人把月亮的存在多多少少地忽略了。榎本径无意识地搓了一下手指。
“比起我而言,”他的话题延续得太过突兀,以至于那头成濑领抬弹子的动静都变小了,“领くん那里应该还有一个绝对不能打开的房间吧。”
“……你指什么?”
“你说那个地方是空的,”榎本径因为红灯刹住了车,“是真的吗?”
那边的动静停了半晌,才又继续了,传过来的是成濑领几不可闻的声音:“嗯,我说过的吧。”
“是真的吗?”
这次停的时间更长一些,但是最终,成濑还是妥协似的叹了口气:“那扇门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但是,我是不会让你打开的。”他声音像是飘在半空落不到地,里头有些藏不住的疲惫。
“那不过是锁。”榎本径面不改色,“我没有试着去打开而已。”
“那就是我成功了。”
前头的这些光照得他的眼镜忽明忽暗,榎本径在几乎是万籁俱寂的当下,缓慢地、沉默地微笑了。
“恭喜。”他说得没头没尾。
成濑领没应声,于是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车依然在行驶,这方或许广阔的天地间,这片或许无垠的苍穹下,仅剩下的可能也就是此时此刻两台手机联系起来的这两个人了。

榎本径转了个方向,成濑领所在的那幢楼已经近在眼前了。
——咔嗒。
“最后一个,抬起来了。”
“好的。”榎本径靠边停下了车,“继续转动扳手,门就可以开了。”
“好。”
那头传来锁被打开的声音,然后门也被推开。他拔下钥匙,下车,但是那头只传来脚步声,成濑领迟迟没有再说话。
“领くん?”他关上门。
“……径,不太妙。”
“怎么了?”榎本径锁了车门,转身朝仅仅几步远的楼走,“我马上就到。”

“太郎睡在沙发上,”成濑的语气里头少有的犹豫,“拿钥匙的应该是他,但是茶几上和鞋柜上都没有。我觉得我们的备用钥匙如果不在他手里,就可能在他肚子里。”

Fin

评论(9)

热度(18)